安徽大学中文系七七级毕业卅五周年恩施聚会

发布者:校友会发布时间:2017-05-17浏览次数:74

20170516同学你老了吗.mp3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

 

南溪

同学,你老了吗?

——献给我的七七级同窗

  

   哈晓斯

  

同学,你老了吗?

抚着鬓角的白发,

你常说,咱们已是“白发三千丈”,无处不秋霜;

挺起羸弱的身躯,

你自嘲,年华将晚,“望不尽冉冉斜阳”。

然而,

你的从容寻常,你的潇洒倜傥;

你的奇思妙想,你的恣韵激扬,

哪里找寻些许衰情老态,

分明是“踏花归去马蹄香”。

  

常言道,

人生快事,无非金榜题名、洞房花烛、故知遇他乡,

我要说,

此生最快乐的时光,

莫过于你我那四年的同窗。

  

记得么,

唐诗宋词曾是我们朝夕必诵的功课,

你喜爱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的万籁静肃;

我欣赏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的执着坦荡。

记得么,

现代文学名著的解禁,让我们欣喜若狂,

夜半三更早早起床,

南七书店前,队伍总是排得老长,

急切地争抢《家》、《春》、《秋》、《骆驼祥子》和《三家巷》。

  

记得么,

毕业前夕,

咱们曾照过集体相,

记不清谁写的题字,“苟富贵勿相忘”。

记得么,

那时节男女生情窦初开,暗里相恋,

一次大醉后,你坦承,某女生曾与你约会在教学楼后的那片空旷。

  

此刻,在鄂西巴盐古道的村寨里,

燃起篝火,拥抱着你我阔别三十五年的同窗。

这一刻,时光的胶片彷佛正在回放,

又回到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325阶梯课堂。

说不完的别情,

诉不尽的衷肠。

  

世事如戏,人生悠长,

弹指间,你我已走过人生的上半场。

我以为,人生两个半场,

各有各的华章,

各有各的琳琅。

上半场精彩,

下半场辉煌;

上半场振衰起敝,履险犯难;

下半场择善固执,老骥气昂。

  

看吧,同学们下半场正精彩亮相……

二别居士刘以林,

雕画艺术飘海过洋,

昂然跻身欧洲艺术殿堂;

词曲大家赵山林,

游学美利坚,

探索东西文化之源远流长。

徐海燕《私人版本》新鲜出炉,

项纯文煌煌序言余音绕梁。

教授黄芮鲍梅,祁傅胡章,

天降文曲,桃李芬芳。

当代莎翁国林,羲之再生仕刚,

艺评老枪徐仲,诗歌翘楚蒋黄。

无非黄山,欣欣闽江;

建生芜城,朝贵淝上,

子宜勇勇,江挥武扬,

景煜守盟,曙红树强,

长袖善舞,为民伸张;

杜李吕凌,一代儒商,

清淮桑波,弄潮逐浪。

加国石刘,美邦郑王,

折桂蟾宫,华界之光。

玲莉恬华,史唐咸杨,

文姬清照,锦绣文章。

七七百人,风采百样,

群星荟萃,惟我同窗。

  

同学,你老了吗?

是的,咱们老了,

大的已近古稀,

小的也将迈入花甲之行。

如今的老辣,

早已看不出当年的青涩,

眼下的深谋,

或许正源自少时的疏狂。

  

同学,你老了吗?

是的,咱们老了。

鲍迟,宗元,仁波,陆林,晓林,

你我的五个好兄弟,

他们太累了,

先后离开我们的队伍去静心卧养。

我们的生命,

也正经受着岁月的磨砺与涤荡。

  

然而,

花有花的妖娆,

树有树的俊朗;

春有春的妩媚,

秋有秋的昂扬。

君不见,

暮春时节,花正红,草更长,柳飞扬。

君不见,

下半场上,气轩昂,志愈壮,老弥强。

七七级挟拨乱以生,沐改革以长,

这是我们起锚前行的港湾,

也是我们怡情养心的高山大洋。

如果上天允许每人实现一个愿望的话,

我的愿望就是:

再活四十年,

百岁仍同窗!

  

 

  

  

 

 

 

Copyright© 安徽大学校友总会 地址: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磬苑宾馆辅楼402室 邮编:5500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