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校安大,我心中永远的圣地!

发布者:校友会发布时间:2017-07-28浏览次数:11

19829月,我由五河县第一中学考上了安徽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,开启了又一段崭新的生活。惠淇源老师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,是汪东、陈匪石先生的得意弟子,研究婉约词;姜海峰老师是夏承焘先生的研究生,研究唐宋词,是姜夔研究专家;程自信老师是朱东润先生的研究生,研究古代文论,也研究词学。我自小喜欢唐宋词,加上受三位老师的影响,自然爱上词学。惠淇源老师辅导我学年论文《论小山词的言情艺术》,对我关怀备至,我还记得毕业后在他家帮助抄写《婉约词》部分书稿,学到不少知识。大学毕业论文,我写的是《宋词雅化规范化之再评价》,得到程自信老师的鼓励,后来发表时题目改为《宋词雅化规范化之宏观透视》,人大复印报刊资料全文转载,这是我研究词学的正式开始。大学时,我迷上花间词,上铺同学殷亚东在我笔记本扉页写道:“涉足花间,其香自溢。优哉游哉,其乐曷极!”我看了很高兴。19869月,我考上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唐宋文学方向研究生,进校不久,导师马兴荣先生要求选定硕士学位论文题目,我就选了《花间词试论》,我也有种“花间情结”,后来还请朋友替我刻一枚闲章“花间访客”。

当时的安徽大学中文系名师云集,老师们饱读诗书,满腹经纶,把我引入神圣的学术殿堂。教外国文学的朱陈老师是美学泰斗朱光潜先生长子,博古通今,学贯中西;李汉秋、朱一清、向光灿三位老师都是北京大学中文系55级的,李汉秋老师的《元明清文学》、朱一清老师的《文史工具书及其使用法》、向光灿老师的《美学》,都是同学们的最爱,课上课下,三位老师还常要求我们多读他们老师游国恩、浦江清、林庚、吴组缃、王力、高名凯、朱德熙、吴小如等先生著作,还要求我们多看他们老同学如王水照、谭家健、费振刚、张少康、陈铁民、谢冕、孙绍振等先生的著作。孙以昭老师复旦大学历史系毕业,是经学大家周予同先生的得意弟子,是庄子研究名家;刘元树老师是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调动过来的,是郭沫若研究名家;徐文玉、潘孝琪、杨昕葆三位老师都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,研究文艺理论,精于理论思辨,交给我们许多新思想;袁晖老师是修辞学名家,上课娓娓道来,同学们如沐春风;吕美生老师是古代文论研究名家,上课声音洪亮,同学们听得入神,绝不会打瞌睡;徐定祥老师以女性特有的灵性和敏锐的艺术感悟力讲解唐宋诗词,令同学们陶醉,徐 老师还辅导我考研究生,栽培之恩,终生难忘。我选修了白兆麟老师的《训诂学》、王健庵老师的《音韵学》、管锡华老师的《校勘学》课,得到系统严格的学术训练,深深懂得学术研究的“童子功”有多么重要,三位老师对学术的执着精神一直感染者我。老师们讲课时旁征博引,深入浅出,妙语连珠,出口成章,精彩纷呈,博得学子无数的热烈掌声。

外语系的冒效鲁先生很有名士风度,有“活字典”美称,我很幸运常有机会在校园内听到他的高谈阔论。他是成吉思汗的后裔,冒辟疆后人,冒鹤亭之子。他与钱钟书先生最相投契,1938年,他奉调取道欧洲回国,在法国马赛舟中,与钱钟书、杨绛伉俪相识订交,遂成莫逆,诗词唱和,从此交往甚密,钱钟书《围城?》中的董斜川即以冒效鲁先生为原型。冒鹤亭(广生)的词学是我的研究对象。

1928年,安徽大学创办时,刘文典先生是实际上的首任校长,刘先生是我读研究生的导师马兴荣先生的恩师,我的太老师。刘先生是皖中狂人,很有名士风度,他曾当面顶撞蒋介石,骂蒋介石是“军阀”,蒋介石把他抓起来,蔡元培、胡适等通电营救出来。刘先生还说过“大学不是衙门”,这句话很经典,已成为当代大学的精神资源。今天安徽大学新校区图书馆“文典阁”就是以刘文典先生名字命名的。刘先生是刘师培、章太炎的弟子,是陈独秀的学生,在日本东京时,做过孙中山的秘书,他是蜚声于民国学术界的国学大师,早在20世纪20年代,就是清华大学中文系的名教授,代表作有《淮南鸿烈集解》,胡适写序,《庄子补正》,陈寅恪写序,都是学术经典,至今仍是大学生必读书目。40年代在西南联大中文系时,一次,他在月光下的草坪上讲谢庄的《月赋》,同学们围坐一起,听得陶醉,终生难忘,那是一种境界。刘先生的言行事迹,我在安徽大学时知道的并不多,许多是读研究生时从马先生那听来的,那时知道刘文典的人很少,从那时起,我一直关注和思考学者的命运和自我定位。

我读大学,最幸运、最自豪的是赶上读书的最好时光———20世纪80年代,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福分。经过长时间的精神饥荒,碰上书我便饿虎扑食般拼命啃读,丝毫不觉其苦,反觉其乐无穷。那时,青年学子血气方刚,思想活跃,满怀豪情和理想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对前程充满期待,记得我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几句话:“我与太阳一起诞生,小时候,淮北平原是我的游戏场,淮河是我的游泳池,现在看来,太小了!”真是狂妄至极呀!

我能有今天的一点点成绩,与安徽大学的学术恩惠密不可分,当时学习风气浓厚,校园里充满朝气,宽松自由,老师们爱生如子,治学严谨,专心教学,这些都对我影响很大。饮水思源,我是喝老师们的精神乳汁成长的,天高地厚之情,永远铭记心中,我常怀一颗感恩的心,但惭愧的是努力不够,学术上没有做出多少成绩。

母校安徽大学,是我学术人生的起航港,是我心中永远的学术圣地,是我自信和力量源泉,也是我心灵受伤后栖息的精神港湾,美丽的校园留下了我的青春梦想,我的青春我的梦,永远在美好的记忆中。

我明白,学术研究是学者的“安身立命”之所,是一种生存方式或曰一种“活法”。学术研究为纯粹高尚的事业,为生命的升华,为精神的寄托。学者有责任维护学术尊严,坚守学术之“道”,保持书生本色,坚守“岗位”,不将学术完全工具化、异己化。

  

欧明俊,19866月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,获学士学位现为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,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,中国古典文献学硕士点学科带头人,福建师范大学中国散文研究中心副主任。主要从事古代词学、散文学、诗学、文学理论、文献学及现代散文理论的教学与研究工作。

Copyright© 安徽大学校友总会 地址: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磬苑宾馆辅楼402室 邮编:550025